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鬼魂小说 > 周天的量子纠缠 > 第二十八章 从此傅郎是路人

周天的量子纠缠:第二十八章 从此傅郎是路人

小说:周天的量子纠缠作者:细细的远方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为何不能朝朝暮暮,那爱不可以朝朝暮暮到白发暮年么?        南君定了决心,傅家却一片愁云惨淡,傅老爷动了怒,责骂南君不孝,罚在祠堂思过,又对妻子们埋怨,定是那喝了洋墨水的周家媳妇撺掇儿子,要让丈夫离家远行,儿子走了,这家还像什么话?况局势混乱,在外多有不测,这一走便不知前途。

便是见了儿媳也没了好脸色,那厢边周天屋里刚传出说话声,老爷就在这边摔了一个茶碗,春云悄悄的在姐耳边叮嘱,千万不要出去,两厢边看到了还不知道生出什么事端来呢。

周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手下不停地帮丈夫收拾行囊,抬头泪汪汪的看着春云说他定了要走的决心,我是妻子,他的贴心人,我怎会不支持他呢,再说了好男儿就该建功立业,难不成还要向二叔一样,粘着妻子,上了吊,我二婶子那样守一辈子节他们才满意不成。

吓得春云慌忙捂住姐的嘴,呸呸了半天,埋怨的说,我的好姐,你这是何苦说这浑话咒自己。

姑爷的事是姑爷的事,您这还有身子呢,为这娃娃你再莫哭了。

    这样混闹了几天,莫氏,巴氏都劝傅老爷,南君学问那样好,人品又出众,当然迟早是要做一番事业的,现在有这个机遇,便是应该出门闯荡一番的,总不能以后就守着老祖宗这点家业,混吃喝吧?您不是一直让孩子光宗耀祖么!再说家里还有金水,虽愚些到底也是我傅家的儿郎啊!媳妇这又怀着个心坎,我看她肚子尖尖,这胎怕是男娃呢,您再莫要瞎胡埋怨,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就能做得了你那从就主意一堆的儿子的主嘛!巴氏半晌不吭声,这会子,定定看着老爷坚定地说我的儿子是懂事的傅家好儿郎,他有志向,让他去!巴氏平时少言寡语,但凡说话,那是一字一坑,高山不惧,傅老爷突然没了生气,长叹一声罢了!但盘缠用度我是一分不给他,说完甩头走了。

    南君行程已定,全家还是显得不大愉快,但也再不做它话,南君周天两夫妻各忍其泪,出门一切的事物都由周天准备,金条,银牛奶锭,银元,十双银筷,八对银杯,四季衣服鞋袜,各种南君平时喜爱之物。

    周天生怕出门亏了南君,前途艰险,岁月艰难,若有不测,也可变卖一二应对。

想到此处,周天恨不得将自己的体己首饰细软都装给南君,她这厢边装,春云就挑拣着往回收,急声的念叨,这老爷一点不给,总不能姐把自己的都给了姑爷吧,这将来万一有个什么,姐可要想仔细了,就不能给孩子们留着啊!这祖母绿的戒指给姑爷一个就好了,这对翡翠簪子姐还要戴的,这猫儿眼给肚里的宝贝留着留着。

这钧瓷的茶盏,出门易碎,不要带了,这金簪这玉镯。

    周天心烦的大哭,甩了手坐在一旁,喊道,不管啦你收你收!春云讪讪的搭个腔,麻利的装箱收拾,心下也多有不忍,少不得还是给姑爷南君装了好多。

    夜里了,南君对着妻子说惭愧的很!盘缠都是你的陪嫁私财,贤妻这样助我上进求名,他日若周天摇手挡住夫君别往下说,最后又从身后取出一个半大的锦盒,心翼翼的打开来说这是祖母传给我的一对龙凤玉佩,现在我们戴上吧。

周天将一半龙佩给南君戴在颈间,一半凤佩自己系好。

轻声细语,深情的望着丈夫说见佩如见妻,别忘了月夜下满枝秀前的誓言南君默默的点点头,紧紧捏着周天的手,哽咽的说出放心    太阳高照,花儿在微风中展颜,满枝秀似乎也在轻轻的微笑,是启程的早晨了。

南君拜辞了祖宗牌位,准备出发。

    周天静悄悄的坐在房内扶着自己渐渐显怀的肚子,心中一阵悲凉,不知道前路是什么,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南君不知何时蹲在了她身边,把头靠在周天身上,周天揽着南君,心下知道到了离别的时刻,她起身整理着南君的衣冠,口中喃喃的念着见也如何暮,别也如何遽。

别也应难见也难,后会难凭据南君含泪随着念到去也如何去,住也如何住。

住也应难去也难,此际难分付。

默默无语一忽儿门外响起春云的声音,姑爷!老爷太太在堂上等您去磕头呢。

南君哦了一声,拉着妻子的手说,我们走吧。

周天拽住南君的衣角,说给肚里的孩子取个名吧!南君低着头说不管男女就叫竹珏吧    拜别了高堂,南君左手拿着旅帽右手执着马鞭,迟迟不肯上马,南君看着妻子较弱的身子立在廊下,抬眼说进去吧,周天扯扯衣袖,一只手扶着院门,一只手扣在胸膛上,半阙玉硌着周天细嫩白皙葱管的玉指。

喉咙里似塞了铁块说不出话来,阳光染红了大地,时间不留情。

南君翻身上马,横着心不去看高堂娇妻,还有抹着眼泪的各个家仆,一手提着马缰,一手也紧抓着衣衬里的玉佩,心里默念着,天儿,我记着咱们的誓言,请等我归来。

这斩不断的情,割不完的义,抹不完的的泪,何日彩云归?。

    周天大婚夫妇和顺,两人像上辈子相识般,郎情妾意。

    日子是蜜里调了油,别提有多滋润。

傅家上下把她视为明珠,那十里红妆,丰厚的嫁妆,官家姐的做派。

上上下下的人都处处提防着丝毫不敢怠慢以免遭亲家不满和笑话。

周天到底是大家出来的,又受过学堂教育的女性,亦不过分摆架子,只是傅家到底不比周家看着不免寒酸一些,周天又是个银钱使惯了不惜钱的主,上上下下填补送出了不少,阖家更是宝贝的不行,她对傅家老都相处的适合融洽。

    来了这些日子慢慢的把傅家上下也摸索清楚了。

傅南君出生两年后巴氏又给傅家添得一子,取名金水,那金水从就痴痴笨笨,等到会说话了也不见一星半点灵气,两个孩子都叫巴氏姨娘巴氏并不计较这些,她性格倔强刚烈,整天不爱说话,但极厚道善良,对莫氏也顺从,她争气生下两子所以在傅家硬气,那婆母莫氏表面也很贤惠,内里么?就不是周天想想的了,因为不能生育,老觉得亏欠,遇大事避让,自从巴氏得了两子后,婆母就开始霸着傅老爷不离寸步,主母的做派摆的越发明显。

巴氏亲近下人,也不理这些,对周天到是格外好。

    傅老爷机械刻板不多话,一说话就是封建礼教,仁义道德,对子嗣一事看得格外重要,大儿子是掐在手里一刻也不放手,南君毕业就被他催着完婚,南君表哥那时已在广东黄埔军校来信邀约南君前往建功立业,老爷子直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在不远游,你若要出门子等有了子嗣再说,南君又刚成家跟新婚妻子恩爱异常,迷恋娇妻,不愿丢下温暖之家外出。

这一晃周天就怀了胎,傅家上下张灯结彩阖府喜庆    这天南君接到了表哥的书信,告知他在广东陆军军官军校一切都好,劝南君,你上学时便立志要做国之栋梁,忠勇爱国之士,现军阀混战我军校正是用人之际,天地男儿安身立命当以国为先,我已为你安排停当,我在黄埔长州等着迎接巍巍男儿傅家南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