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六界之守护龙葵 > 第四章 刘言站队 该当何罪

六界之守护龙葵:第四章 刘言站队 该当何罪

小说:六界之守护龙葵作者:七国殇

    龙阳继续再看,霍泽也继续列出大司空何奇一项项私吞银两的罪行。

    这绢布的各种财政明细本太子也看清楚了。龙阳轻轻一挥手,太监立刻收起绢布,龙阳缓缓道:此事牵扯甚大,本太子也不敢仅凭一张绢布与霍泽大人的一面之词便决断行事,何大人你说是不是。

    何奇闻言大喜,抬头看去,却见龙阳目光冰冷,宛如九幽寒泉下的刺骨寒冰,何奇只感觉身体没由来的一抖,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只能结巴道:太太子殿下说得对

    霍泽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眼中逐渐浮现一抹痛惜之色,心中绝望:难道我姜国已腐朽到如此程度了吗?

    大臣们轻轻松了一口气,还好太子殿下还是不敢赶尽杀绝啊。

    既然何大人都这样说了,那我便不能轻易判定到底是霍泽大人陷害何大人,还是却有其事。龙阳继续道:若是证实霍泽大人诬陷大臣,该当死罪

    霍泽问言,愤怒地全身颤抖,仿佛即将火山爆发之际,龙阳又道:但若证实了何奇贪污**,本太子定不容情,直接抄家,家中男人发配充军,女眷贬为军妓,至于大司空之位,则交给有能者居之,刘大人说是不是呢?

    这时龙阳将目光盯向下方一位五十几岁的大臣,这大臣叫刘言,身值少司空之位,是除大司空何奇之外管理财政的最高大臣。

    少司空刘言身体一颤,太子龙阳话中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意思就是大司空落马之后就该他刘言官升一级了,而他再升一级是什么,那就是大司空,整个朝政之中除了辅政的太宰之外无人出其右者,最多也就是大司马、大司徒、大司冦与他齐平。

    他刘言寒门出身,从底层崛起,年轻时满腹经纶,一腔热血,誓要在朝政中创出一番事业,他也自认为是朝中硕果仅存的忠臣,但奈何大司空何奇太过强势,自他成为少司空的那一天起便是处于被架空状态,七八年来,在朝中依然没有一丝话语权,再加上朝堂混乱,下面民不聊生,他为国为民的一腔抱负也被磨灭得干干净净,不过至少他还守得住底限,从不贪污受贿,即便在太宰李如济一方的压迫下也咬牙中立,在朝堂之上一般都是保持沉默的一方。

    然而如今摆在他面前的毫无疑问是一个大好机会,他刘言再不站队,这一生都不可能有丝毫进步了,甚至说不定连少司空这个位置也待不了多久,而现在太子强势,他顺势站在太子一方,如果大司空何奇的罪名坐实了,就算有太宰李如济的庇护,那官职至少也是保不住的,这时候大司空不是他的是谁的,至于内史霍泽,资历与能力还都不成熟,远远不合格,只要他成了大司空,再将隶属于他的官员进行清理,到时候就算李如济也不敢轻易动他。

    禀太子殿下,臣身为少司空,对财政明细再了解不过,只要将绢布辨别一番,便能认出真伪,臣愿为太子殿下,为姜国分忧,辨明真伪。刘言不愧是从寒门一步步走上来的,政治意识十分强大,几乎一瞬便分析出了其中的利害关系,立马站出来道。他好像又找回了年轻时的满腔抱负,显得红光满面。

    好,这财政之事论熟悉也不过刘言大人,有你鉴别,自然能查清真伪。龙阳大喜,立即对太监点了点头,太监便拿着绢布一路小跑到少司空刘言面前,递上。

    刘言不愧是官场老手,片刻间控制好情绪,拿起绢布,仔仔细细地查看起来,甚至还从怀中掏出另一快绢布,相互对比,似乎在核对账单,时而沉思,时而皱眉,好像真在辨别账单,至于他自己从怀中拿出的绢布上写了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这唉何奇大人,你这叫下官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片刻,刘言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一脸痛惜地看了大司空何奇一眼,旋即猛地对太子龙阳下跪大哭道:太子殿下,臣臣有罪啊,臣身为少司空近十年,大司空做出如此逆事臣却浑然不知,臣有罪啊,臣对不起太子殿下,对不起姜国无数子民啊

    少司空刘言声泪俱下,涕泗横流,频频磕头请罪,大哭道:前线数万将士战死沙场保家卫国,而朝堂之上却有人克扣军饷,私吞战死军人家属抚恤金,欺压剥削百姓,臣真是有眼无珠啊!

    龙阳嘴角扯了扯,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奥斯卡影帝,是不是也穿越了,收敛起惊讶,龙阳怒发冲冠地看向大司空,道:何奇,没想到如此天怒人怨之事却出现在你大司空身上,你该当何罪!

    下方一部分大臣听到刘言的痛哭,纷纷沉思,这时龙阳发怒,顿时有几个大臣跟着下跪磕头,大声道:太子英明,太子英明!

    太子英明!

    越来越多大臣附和,片刻间下跪大呼者已超过了所有大臣的三分之一。

    臣敢上奏,自然是有足够的证据。内史霍泽见有太子撑腰,眼神更加坚定,站出来躬身一拜,随即竟低身脱下官靴,伸手从里面扣出一块绢布,缓缓打开,上面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字,霍泽上前几步,恭敬地将绢布递上,到:太子请观。

    春秋时期写字大多是用竹简与绢布,至于纸还得等上许久呢,不过既然龙阳来了,或许也要不了多久了。

    咳咳龙阳看着太监从霍泽手中接过来的白色绢布,不由轻咳了两声,这可是从霍泽那高筒官靴里面拿出来的,而且是用来指证大司空如此重要的证据,估计也贴身藏了不少时间吧。

    摊开。龙阳暗道太监不醒水,命令道。

    是。太监立即摊开绢布,送到龙阳面前,好让他观看,下面的霍泽见状也不禁尴尬了几分。

    这上面记录了去年两次为前线军队拨军饷以及三次从民间收购铁器、木材,还有四次从齐国买进投石车、战车等军事武器时,何奇大人均从中私吞部分银两,还有以往大司空与齐国的诸多私下交易。霍泽看了看龙阳,再看了看沉默中的太宰李如济,铿锵有力地道。

    你你霍泽!何奇闻言,脸色变了变,额头见汗,旋即对龙阳大声辩解:太子,这这霍泽满口胡言。

    太子殿下,据微臣了解,我姜国两次下诏共拨款五万两高价收购民间高级铁料、木材,而真正支付民间的只有区区两万两,收上来的铁器木材也只有十分之一的高等材料,其余皆为锈铁朽木。霍泽这时也只能咬牙继续道:大王与太子殿下检阅的那部分高等铁料木材都是何奇大人为了掩人耳目伪装出来的,大司空何奇大人还乘机剥削民众,两次下来就赚取了不止两万两。

    大司空何奇满脸通红,指着霍泽说不出话来,可霍泽本身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丝毫不怂,只是一眼不眨看着龙阳的表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