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游戏小说 > 诡异世界的临时工 > 第二局3

诡异世界的临时工:第二局3

小说:诡异世界的临时工作者:吃藕炖排骨

    白三牙依旧举着拳头,大声点,让我能感到你们的勇气。

    不!不!不!

    白三牙点点头,放下拳头:希望你们能说道做到,十分钟修整。

    松下肩膀的姬逸婴发觉自己心跳的厉害。刚才他以为白三牙会下令士兵朝自己开火报仇。只要他指着自己,那些被挑动起来的士兵会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开火。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勇气。

    喊声传到石柱底部,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巨型胖子吐出长舌舔过堆在一起的食物,大口吞咽大头怪人送来的食物。听到声音的胖子突然大嘴紧闭,身体紧绷。拉长呵的一声,腹下方,一根长管抽搐,喷出几十个卵。吐了口气的胖子身体放松,张开茫然的双眼。

    大头怪人爬到胖子腹里抱走卵,顺带给胖子清理。

    食物堆的边上,一个穿着皮甲的青年打了一个呵欠。一双长脚蹬在桌上,屁股下的椅子前脚翘起,一前一后的摇晃。产卵就产卵,能不能不要发出这么恶心的声音。

    你不知道这个感觉有多强烈。胖子把脑袋放在手臂上:我换习惯的姿势?也许能忍住。

    绿雾像是面团一样接下所有攻击,在空中缓缓变回原型。姬逸婴伸手接着像是细雨一样落下绿色光线。落下的光线如同拥有实体一样在指尖绕过,往地下落去。两眼一亮,姬逸婴大声对癞头说道:不要让上面那个家伙下来。人员撤离,炸开石柱向下通道,要快!

    癞头转头看了眼姬逸婴,姬逸婴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有些懊恼,有些期待,还有三分不甘。心里有点不满,什么玩意,后头的大佬使唤我,你也来?压下心思,现在是携手同行的时候。他没有坑自己的理由。尤其是在共主苏醒之后。

    共主就算有万般不是,也是他掀起了人族崛起,带领人族在这个世界称霸。只要没有违背人族的根本。共主依旧是人族之主。作为共主后裔的姬逸婴,违背这点,就是自绝于人族。共主归来,想要维持在人族的地位,必定会对背叛人族利益的人进行清算。他的那些亲戚很乐意在他犯错后取代他的位置。

    癞头挥手下令:按他说的做。

    姬逸婴指着落下的石柱:推平,饰件留下,尸体都烧了。

    没等癞头询问,姬逸婴带来的觉醒者一窝蜂往石柱落下的地方冲去。

    姬逸婴大声喊道:里头的东西都是诡异的物件,他们的主人只会拖着你一起死。不怕死的尽管藏。收来的东西会在安吉城统一拍卖。能卖多少,要看天上那个家伙会不会死。死,我十万碎晶石保底。

    空中的绿雾浮现少年的面容,对着往塌落的石柱蜂拥而来的觉醒者冷哼一声。手中的长斧连连挥动,格开空中噩梦级觉醒者的攻击。绿色的雾气再度裹着他的身子石柱下落。

    姬逸婴夺过了癞头的指挥权,随世家而来的觉醒者成为了抵抗绿雾少年的主力:他的魂力不是无限,调一半火力往绿雾上打,耗光了,我们就赢了。

    几门火炮调高,往缓缓下落的绿雾射去。觉得丢了面子的觉醒者也开始发力,要是这样还是被火炮抢去,他们在安吉城回更加抬不起头。

    石柱塌落的地方,觉醒者拖出一具黑色干塌的尸体,几下就撸去了尸体上的首饰,把尸体扔到一边的空地上。随着石柱落下的怪人残肢配上火油弹,熊熊烈火猛地串起。火焰里的干塌尸体猛的坐起,两手抬起,张开的大嘴像是要喊些什么。石块被掀开,扔入火堆里的尸体足有十几具。姬逸婴站在火堆边上,大声喊着:上面这个诡异叫天僵,我们说的夜叉、飞天、鬼號都是他。出现就是噩梦级的恐怖家伙。这些尸体是他的魂力来源。

    知道你们扔出的是谁吗?

    那是他的亲卫和家丁。

    战场上称雄的家伙重伤之后,在临死前送到高处。

    陪葬的人灌下毒酒,失去活动能力,反穿新衣绑紧,戴上常用物件。亲卫兵为内,家丁为外,抬入高台。再以金饰封堵七窍。刚才坐起的那个,腚眼的东西一定没有拿出来。

    等到哄笑声过后,姬逸婴再次述说:活祭的人全部送入高台,用红漆黑木封堵缝隙,活祭开始。点燃炭盆,人员撤离封堵大门。把他们活活闷死在高台里。他们的怨气无处可去,变成诡异也只能在里头游荡。他们的七窍被封堵,身体被束缚,只能相互撞击。等到天僵苏醒,吃下变成诡异的祭品慢慢成长。没有变成诡异的祭品会成为天僵的伴生伥鬼。在天僵能突破噩梦前,没人协助,里头的人没有一个逃得出去。能自由进出的只有这些伥鬼。在外头的人等到伥鬼出现,打开大门,放出天僵。天僵所在区域都是他的狩猎区域,被天僵杀死的人会成为新的伥鬼。不把他的伴生伥鬼杀完,天僵魂力不降。伥鬼到处,噩梦之下无人能活。

    尸体一具具被扔到火堆里。空中的绿雾爆开,长着人脸的蝠翼怪物从绿雾里飞出,往石柱塌落的人群扑下。

    从石柱底部退出的士兵端起枪,往空中的蝠翼怪物射去。

    姬逸婴的喊声还在继续:为什么慢下来了?你们畏惧了吗?被这些怪物吓到了吗?准备像是这些被天僵操控的东西一样,成为诡异的走狗,去跪舔诡异了吗?姬逸婴高高跳起,拽下一个蝠翼怪物。掐着蝠翼怪物的脖子,踩着怪物的后背,捂着怪物的嘴往后掰。你们准备像是他一样吗?永远束缚在诡异身边,没有自我的活下去?

    从石柱底部飞出一个黑点,打爆蝠翼怪物,透过绿雾,却被天僵随手挥来的斧头打落。一身重甲的白三牙从黑暗里走出。手指指着天上的天僵,眼睛却看着姬逸婴:机枪,往那个傻子打。两人的视线对上,还在忙碌的觉醒者和士兵隐隐拉开了距离。

    废物们,怕了吗?你们手里的家伙是什么?逃跑的拐棍?白三牙无视天僵的怒火,掀开架着的石块,点燃一个火油弹,往里扔去。你们的教官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只会蹲在地上开枪?安吉城的东西就这么不让你们放心?用都不敢用?火焰从石块地部冒起,火油往石柱底部流落:这点东西就让你们忘了该怎么作了?火油呢?炙火弹呢?带来摆着好看的吗?

    从另一边走过火堆的白三牙,狠狠瞪了癞头一眼,蠢货。这个时候怎么能在乎损耗,让世家的人夺去指挥权,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姬逸婴的话如果流传开来,是对李家政策的打击。知道那里有麻烦,一落炮火几队士兵就能解决。让普通觉醒者介入完全没有必要。

    看到士兵恢复冷静,把石柱落下的地方投掷火油,把整个废墟变成一个大火堆。

    交叉而来的火线撕裂绿色烟雾,扫在天僵的身上。接近两指粗,巴掌长的子弹死死咬着天僵,格挡觉醒者的天僵身上爆出血花,手中的长柄斧也被打断,就这么被两条火线架在空中。每隔五发就带着的炙火弹头不停的爆着火光。直到两条火线透过天僵的身体,断成两截的天僵才从天上落下。空中飞舞的蝠翼怪物一下往下落的天僵尸体聚集。

    谁让你们停下来的?继续!白三牙瞪着机枪手。我们现在是在战场!你们面对的是敌人,不是靶子!

    再次响起的撕布声打爆蝠翼怪物聚集成的圆团。

    两个重炮组换炙火弹准备!轻炮呢?这么大一坨东西在你们眼前,你们就看着?回去全部给我抄作战条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