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现代战争 > 噩梦入侵 > 第六十七章 僵约(十八)

噩梦入侵:第六十七章 僵约(十八)

小说:噩梦入侵作者:红开水

    八十斤也够了,你将这些糯米均匀的洒在四周就行。

    马丹娜见赖珐又吃瘪,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小女生啊小女生。

    她将鸡血滴入墨斗的漏孔,如明玉白皙的手指纤纤一指,墨斗上的红绳笔直的飞出,在墙壁上弹出了一道黑红色的墨线。

    红绳墨斗今犹在,不见当年林正英。不知怎的,赖珐忽然想起了这首林正英粉丝们纪念的诗歌来。说也奇怪,他念出了这首诗的时候,刚好穿好了第十把铜钱剑,一种奇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好吧,其实是系统的提示音,提示他开通了灵术专精f。

    制作该类型道具,便可以获得相关的专精经验么?赖珐回想自己器械专精和枪械专精,也是在接触了相关道具后开启的。

    哎,你好像有些不一样了马丹娜的观察力十分惊人,她眯着凤眼再次打量赖珐,吃了,吃惊道:你竟然无师自通,通过了天人交感,自生灵气?

    虽然不知道你在惊讶什么,不过看样子,我似乎是获得了学习道术的资格。不知道姑娘是否能大发慈悲,教在下一些肤浅的道术呢?赖珐趁热打铁,想要从马丹娜手里挖点东西出来,好不容易刷了点好感,不用过期作废。

    你因金钱剑结缘,那我就传你一招茅山的御剑术吧。马丹娜微微一笑,右手食中两指轻轻一挑,桌上十几把金钱剑便齐齐跳起,悬浮在半空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拉扯。

    赖珐自然是求之不得,连忙点了接受,顺便隐晦的擦掉了嘴边的口水。

    马丹娜本来不想搭理赖珐,可一来吃人嘴软,吃了别人整整一桌的菜,情面上不开腔也说不过去。

    二来赖珐的称号特效令npc颇有安全感,有暗示亲近的意思,于是她忍不住开口道:我画的符咒分为两种,一种是南方毛道长的太上老君乾坤借法急急如律令,还有就是我们马家的龙神敕令万神借法诸邪符,这两种符咒又有上百种变化,你当然是看不懂的。

    只要你肯开口就好,赖珐嘿嘿一笑,继续问道:你不是马家的嫡传弟子吗?怎么还会毛道长的道术?听说乱拜师父可是门派大忌,不要紧么?

    马丹娜从台上跃下,搬起了铜钱篓子,一面用红线将铜钱串起,一面回答道:我们马家的道术是传女不传男,而且非马氏血脉也无法学习。毛道长的道术传自茅山,他快仙去之前,曾经到北方来找过我们马家,希望将他的道术传下去,我也就是学了几下散手。

    赖珐连连点头道:姑娘果然是个中高手,年纪轻轻就能独当一面,将南毛北马的精髓融汇一堂,实在是了得。

    啊啊,我也没有那么优秀马丹娜发出了两声啊,第一个啊是第一声,第二个啊是第四声,然后俏脸没来由的被羞红爬满。她还是第一次被陌生男子如此称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有的有的,姑娘莫要谦虚。赖珐笑呵呵道:其实我也一直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不知道再姑娘眼里,我的根骨如何?若堪造就,还请姑娘不吝赐教,一会打起来我也能帮上点小忙。

    教你?马丹娜上下打量着赖珐,噗嗤一下笑成一朵动人的牡丹。她笑道:不是我不肯教你,你现在全身血煞之气太重,无法贴近自然之道。若是真想要学习道术,恐怕是要先斋戒几日,清心寡欲不可。再加上你现在年纪大了,若不是童男之身,恐怕也很难学有所成。

    你妹啊,系统你玩我呢,学个破灵术专精还要斋戒,你唬谁啊,刚刚马丹娜可是鸡鸭鱼肉一个都没拉下,也不见她道术崩盘走火入魔七窍流血而哆嗦啊?

    还有,李文杰的灵术专精是怎么开启的?他一个富二代早就告别了处男生涯,夜夜笙歌四处留情了好嘛。(李文杰此处连打了十几个喷嚏,一口咬定是赖珐当时在咒他,当然这些我们的赖珐同志是不会承认的)老子才是正儿八经的处男好吗?

    赖珐腹诽了一番,同时也明白马丹娜现在不可能直接教他后,便也蹲下来跟着马丹娜一起,将铜钱用红绳子穿起来,做成铜钱剑的形状。

    怎么,不高兴了?马丹娜见赖珐忽然沉默,主动发问。她今儿个在赖珐面前吃瘪和丢人的次数颇多,见到赖珐碰了钉子,心中不由高兴起来。

    马丹娜淳朴的像是一张白纸,心里的小九九早就被赖珐一眼看穿,他不由微笑道:我哪敢生姑娘的气。要气也是气我和姑娘相见太晚。我在想将臣什么时候会过来。

    听到相见太晚四个字,马丹娜的俏脸又是一红,心道这个人怎么老是说些不三不四的话。于是扯开话题道:白日里僵尸的嗅觉并不灵敏,可到了晚上,他的各项能力就会大大增加,最迟今晚,将臣一定会追过来。

    她看了看正在下落的夕阳,将一把串好铜钱剑挂在了法坛上,我们最多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来布置。

    得嘞,墨斗怎么用?赖珐抓起了一个墨斗,这玩意儿只在电影里见过,他研究了半天也不得其法,无奈向马丹娜求教。

    马丹娜接过了墨斗,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揶揄道:一看你就是个富贵公子,很多东西都没用过吧?瞧瞧你买的糯米,嘿嘿。

    糯米怎么了?赖珐一愣,我可是亲眼看着他们倒出来的,一粒别的米都没有。

    马丹娜见赖珐摸不着头脑,花靥愈发笑灿烂,哼道:我不是要你买一百斤糯米吗?你来看看,这才多少斤?

    赖珐闻言回忆,自己全顾着看老板是否换米,忘记了检查斤两。无商不奸这个词果然名不虚传,资本家都是变着法子在坑人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